揭秘App排名诱发的黑色产业链

  黑色产业永远上不了台面,只会躲在互联网的黑暗中偷偷捞钱,今天偏门吧就跟大家揭秘App排名诱发的黑色产业链。
 
揭秘App排名诱发的黑色产业链
 
  川哥以案例的形式显示,更容易直观,本文只做揭秘,切勿模仿,文中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在当今这个快节奏时代,手机App的数量多如牛毛,让消费者一时很难作出选择,排行榜就成为极为重要的C位出道方式。如何让自家的App脱颖而出,是商家一直苦心研究的重要课题。于是为了提高App在应用市场排行榜排名而衍生出的“刷榜”这一地下产业链,就成了不少人新的生财之道,今天的主人公蒋某就是其中的“出道者”。短短几年,靠着帮App“刷榜”,原本一贫如洗的蒋某成了开豪车住别墅的“成功人士”,年收入过千万,但他仍不知足,不惜铤而走险成为一众违法App的幕后帮凶。
 
  蒋某是个80后,初中肄业之后便对游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接触时间久了,他发现在游戏中也可以赚钱,于是从2009年开始,蒋某就成了一名“游戏商人”,干起了倒卖游戏币和装备的生意。随着游戏市场环境的变化,游戏的生意不再像以前那么赚钱了,这让事业刚有起色的蒋某犯了难。正当他为生计发愁之时,2013年的一天,一个朋友的一条信息引起了蒋某的兴趣:在家动动手,用手机下载App就可以轻松赚钱。蒋某从中嗅到了“商机”,经过深入了解,他决定在这个新领域大干一场。
 
  蒋某想发财的新领域就是“刷榜”。App“刷榜”与淘宝“刷单”类似,是App开发商为了提升某款软件在手机应用市场中的排名,通过“刷榜”公司的操作使其软件的下载量在短时间内激增,从而迅速提升排名的一种竞争方式。而“手机下载App赚钱”其实就是手机软件研发公司为了宣传推广旗下软件,将软件投放到一些名为积分墙的软件平台上,平台每天会发布任务订单,任务内容就是帮助推广的软件完成既定的下载量,个人或工作室接单后,每次成功下载并试玩几分钟就算完成一个量,每完成一次,幕后公司就会给积分墙平台一定的奖励,从平台上接单的个人或工作室可以分到1元至2元的利润。
 
  这些被推广的App通过“刷榜”工作室不断下载试玩,下载量在短时间内激增,在某官方商城中的排名会迅速提升,有些软件甚至可能从之前的几百名开外一跃成为排名前十甚至前三的热门软件。排名越靠前,软件就越容易被手机用户搜索到,手机用户们也往往会根据应用市场排名的先后,优先下载同类软件中排名靠前且拥有众多好评的App。手机软件研发公司正是利用了手机用户的下载习惯和消费心理,才会花巨资来宣传旗下的产品,从而催生出了一条手机软件推广的地下产业链。
 
  起初蒋某购买了6部手机,和一个朋友一起下载App赚钱。尝到甜头之后,蒋某为扩大规模又陆续购进100多台手机并雇用12名员工,在连云港市赣榆区、东海县的两个乡镇成立工作室,专门为手机App“刷榜”。正是靠着这条地下产业链,短短两年间,蒋某就获利100余万元。随着对“刷榜”业务的逐渐精通,加之了解到了一些行业内幕,蒋某开始有了新的小目标。他发现做工作室人工手刷虽然赚钱,但是耗费大量人力和时间成本,与做积分墙软件平台放任务的人相比,收入还是相距甚远。“与其自己替别人打工,不如让别人替自己打工”,蒋某决定自己做积分墙。经过技术团队几个月的研究开发,蒋某终于完成了属于自己的积分墙软件平台,由于某应用商城对手机软件的审核非常严格复杂,为了让积分墙软件快速登录应用商城,蒋某花钱购买了一个包装软件包,打着环保的名号,骗过了审核系统上架到应用商城。随后更是花费数万元对积分墙软件进行推广宣传。为了吸引更多的用户注册,他们专门租了一辆大巴车,在全国各地多所大学校园门口拉横幅、发传单,拉拢大学生注册,还打起了“只需动动手指几分钟轻松赚钱”的口号。案例的结尾最后虽然赚看几个亿,但是有命赚没命花,同时也奉劝大家千万不要搞黑产。
 
  相信大家看到这聪明的人已经看明白看,具体的细节川哥也不在一一揭秘,关于本文App排名诱发的黑色产业链就跟大家揭秘这么多,更多黑色产业揭秘尽在偏门吧。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支付宝钱包扫描赞助